能省事,自无妄费,无妄费,方可与讲廉。

以海为伴,以岛为家,扎根西沙18年
好兵邱华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日期: 2017-08-22 【字体大小:

  强台风正面袭击,暴雨如注。西沙中建岛被海水倒灌,营区篮球场水深齐腰,众多物品被冲走,通讯设备中断……
  台风过后,为了与上级恢复联络,一位战士迎着大风,系上安全绳,冒着危险,站在信号台顶,立身为塔,连续数日用灯光、手旗与停泊在海区的我方舰艇联系。
  他,就是守卫西沙最久的兵——邱华(见图,薛成清摄。人民视觉),38岁,扎根海岛18年,现任中建岛守备队通信班班长、三级军士长。战友们回想起2013年的那场超强台风,许多场景仍历历在目。
  不过,你可能不会想到:战友们眼中的楷模榜样,也曾是一个不在状态的新兵。故事得从头讲起——
  “明明想驾军舰驰骋大海,却在小岛扎下了根”
  穿着帅气的水兵服、驾着威武的战舰劈波斩浪,这是邱华从小的梦想。为此,那年征兵有海军名额,他激动万分:“我要当海军!”
  一切似乎如愿:新兵下连分配,乘着军舰一路向南、驶向西沙,看着配发的水兵被装,邱华难掩兴奋。可到了珊瑚岛,他才知道自己是要留在这里守岛。“为什么让我当一名水兵,却不让我驰骋大海?”他极度失望,打起了退堂鼓。
  然而,没过多久,邱华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一改消极懈怠,处处奋勇争先。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
  “有些事永远忘不掉。”邱华回忆道,当时有个守岛8年的老兵刘正深,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打扫卫生,即使是退伍前的最后时刻仍坚持着。退伍那天,刘正深抱住岛上的主权碑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还用帽子装满洁白的珊瑚沙,要“带回家珍藏一辈子”;船离码头,刘正深不停地大声喊着“祖国我爱你”“西沙我爱你”……“船都开出去好远了,我还一直听到他的声音,那一幕深深感染了我。”老兵们的一言一行,老兵们对西沙的感情,让爱国爱岛的信仰在邱华心里播下种子。
  珊瑚岛东北侧,也曾是西沙海战的战场。为捍卫祖国领土的完整,人民海军18名官兵英勇献身,他们的英魂永远留在了这片蓝天碧海间。珊瑚岛上,还有“法国楼”“日本楼”,那是侵略者占岛留下的罪证。“屈辱与荣光,仿佛穿越历史现场……那一刻我被深深震撼,强烈感受到使命的召唤。”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邱华仍然心潮澎湃。
  读懂西沙,就愿意留在西沙、融入西沙、进入状态。训练、值班、学习,战友间的浓郁亲情,守岛建岛的豪迈热情,报效祖国的赤子真情,让晒出一身“西沙黑”的邱华主动找到教导员,表态“我想留”,并面对庄严的主权碑立下誓言:“一定要当好天涯哨兵。”
  “明明想驾军舰驰骋大海,却在小岛扎下了根。”邱华深情追忆这段往事。
  “不幸中的万幸,遇到了最可爱的战友”
  正当邱华全身心地兑现“一定要当好天涯哨兵”的誓言时,变故接连朝他砸来。
  2003年“八一”前夕,邱华接到父母的电话,得知一个噩耗——妹妹被一伙歹徒残忍杀害!电话这头,邱华顿觉晴天霹雳。
  屋漏偏逢连夜雨,西沙海域的风浪一个接一个,阻断了交通。几经辗转,在妹妹被害的第十一天,邱华总算回到了家。他每天为妹妹的事情奔波,两个月过去,凶手没有缉拿归案,家里却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下十多万元的债务。
  归队后,家庭变故像块大石头压在邱华心里,喘不过气来。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时任水警区政委郑亨斌给邱华打电话,勉励他振作起来;官兵们自发捐款帮他还债;水警区机关多次与地方相关单位沟通……最终,在各方努力下,凶手得到法律的严惩。“那时候,如果不是部队给我强大的支持,我肯定就垮了。”邱华动容地说。
  然而,命运对邱华的考验并没有结束。邱华的父亲因承受不了痛苦,有一天悄然离家出走,下落不明,几年后找到时只剩一堆尸骨;邱华的母亲又被查出鼻咽癌……
  面对接连而至的打击,邱华迷茫过、消沉过,甚至“觉得生活的路走到了尽头,在部队待不下去了,一度想到提前退伍”。
  “我们一起来承担!”一次次,水警区领导找邱华促膝长谈开导他;一天天,战友们轮流着24小时陪伴他;一回回,官兵们慷慨解囊各尽所能帮助他……“不幸中的万幸,遇到了最可爱的战友,他们的关爱和帮助,让我渡过了难关,让我成为内心强大到不会被任何打击打倒的人,也让我更加懂得了家国情怀。”
  迎着海风,望着岛上苍翠摇曳的马尾松,邱华很感激部队这个“家”在他人生阴霾最重的时候带给他阳光与温暖。
  “把人生的支点,建立在祖国的最前线”
  从低谷中走出来的邱华,心中更加坚定一个信念,“用行动报效祖国”。
  刻苦钻研的邱华,成了一名出色的通信兵。有一天,单位领导突然问他:“想不想去西沙最艰苦的中建岛?”“既然扎根西沙,为何不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成长?”邱华打起背包,一头扎进中建岛,成为这里的通信班长。
  一天晚上,雷达屏幕上突然有一个亮点时隐时现。“有情况!”邱华快速站到信号台上开始严密监视。只见该船围着中建岛兜了半个圈子,便开始向港池方向移动。凭着过硬的专业技能和多年的经验积累,邱华经过比对分析判断,确认那是一艘外籍舰船。
  根据上级指示,邱华立刻发出郑重警告,要求该船离开。该船随即调头驶离。邱华毫不松懈,继续监视着海面。果然,半夜时分,该船趁着风高浪急又摸了回来。闯入、驱离、对峙,这场拉锯战一直持续到天边露出鱼肚白,发现无机可乘的外籍舰船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值了一夜的班,邱华接着又加入了全岛地毯式搜索,防止对方投下蛙人等不明目标。
  这样的情景时常会经历。中建岛附近是国际航道,战略位置特殊,海空情况极其复杂。“上岛就是上前线,守岛就是守阵地”。邱华说,“在这里,报效祖国,就是要练就过硬本领,守住脚下的沙,看好眼前的海”。
  “邱华常说‘训练不玩命,战时就丢命’,他说到做到,近40岁了,还跟毛头小伙子一起在滚烫的沙滩上摸爬滚打。”谈起邱华,中建岛守备队指导员白军飞竖起大拇指。有一次练高难度的战术动作,邱华一个箭步冲到前面,完成得干净漂亮,“我是老兵,就要带好头!”看着比自己大十几岁的老兵如此拼,新兵们也都纷纷加紧操练起来。
  正是凭着负责的态度和过硬的本领,多年来,在邱华身上从未发生过一起错情、漏情、误情,目标发现率、及时率和正确处置率均为100%.
  “我们中建岛,个个都一专多能,邱班长尤其爱学习、肯琢磨,还是西沙的‘大诗人’。”机枪班班长张建雄最佩服的,就是这位老战友的钻研劲儿。“当年,有个大学生士兵英语好,他就像个小学生一样跟在人家后面。如今,通信班战士的‘岗位英语’,都是邱班长教的。”
  值班桌上,放着一本《信号台工作手册》,是邱华多年值班经验的总结,有了它,值班效率提高不少;电脑里,有一套“船舶信息数据库”,是邱华和战友们日积月累下的几千个目标,有了它,辨别目标准了不少;书架上,有一套200多小时的手旗、灯光教学视频,是邱华利用休息时间拍的,有了它,保底的通信手段丢不了……
  这些年,在大海波涛里洗礼,在炙热沙滩上摔打,邱华把自己炼成守卫祖国的一把锋刀利剑,也收获了许多荣誉,三等功、十佳天涯哨兵、优秀共产党员、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但对他来讲,最大的荣光是“把人生的支点,建立在祖国的最前线”。
  “种下的是树,更是一份忠诚信念”
  2015年年底,邱华晋升为水警区历史上第一个陆勤高级士官,现已守岛18年的他,并非缺少好的工作机会——曾经有机会去某地国税局,但他还是选择了继续守岛。“每当看到‘祖国万岁’和五星红旗,我爱国爱岛的感受就更进了一步。”邱华表示。
  邱华所说的,是中建岛上官兵用海马草“种”出的“祖国万岁”四个大字和一面2400平方米的巨幅五星红旗。官兵们对这四个大字和这面国旗特别尊崇,“每次巡逻、训练经过这里,军人的神圣感就会油然而生。”
  最初,中建岛的官兵们曾用礁石垒下过“祖国万岁”,但在一次台风袭击、海水倒灌后,礁石不见了,战士们在沙滩上连挖几天也没找到。
  冲得走礁石,冲不走精神!“后来,大家想到海马草耐高温耐盐碱,就决定用海马草重新‘种’下‘祖国万岁’。”站在一片赤红中,邱华难掩兴奋,“海马草很神奇,水分充足时叶子是绿色,代表祖国长青;暴晒脱水后叶子变红,象征着祖国长红!”就这样,太阳晒,海风吹,历经23天,邱华和战友们一根草一根草地又“种”出了一片“祖国万岁”和五星红旗。
  在西沙,“种”是守岛官兵们除了值班、训练之外最常做的事——种树、种菜、种草,乐在其中,用邱华的话说,“种下的是树,更是一份忠诚信念和一颗颗爱国爱岛的种子”。
  南海舰队某基地政委何永明感慨地说:“不到西沙,你不知道祖国的南海有多么辽阔富饶和美丽;不到孤悬外海的岛礁,不知道一茬茬守岛官兵有多么忠诚守责、纯朴可爱,他们的誓言是:爱国爱岛,乐守天涯!”
  中建岛有“南海戈壁、海上火洲”之称,曾是一个由珊瑚沙和贝壳残骸堆积成的荒滩。但如今这里早已不是之前的荒凉模样:成片的抗风桐、马尾松、椰子树映着白云蓝天,郁郁葱葱。目前,小岛上植被已达59种,树6000余棵。“岛上环境恶劣,经常刮台风,但我们就这样坚持‘种了死’‘死了种’。”说话间,邱华带着记者来到一棵椰子树前,那是儿子出生当年,邱华种下的“宝宝树”,看着它一点点变高,就好像看着家里慢慢长大的“大宝”。
  “在岛上我并不觉得苦,就是觉得亏欠家人”。结婚10年,和妻子每年相处的日子也就两个多月;孩子第一次走路、说话,都没能在场……“人不在场,但心不能缺位”。在岛上的日子,邱华每晚都会雷打不动给妻子打电话,“哪怕吵吵嘴也是幸福的”。谈及家人,邱华言语中有歉疚,但更多是发自内心的幸福。
  结婚七周年时,邱华提前一个多月把假请好,结果单位接到重大任务。邱华愧疚地告诉妻子自己不能回家了,电话那头,妻子沉默了一会儿说:“没事,你好好工作,你在天涯守着祖国,我在家里守着你。”听到这句话,邱华的眼泪“哗”就流出来了。
  “我很想爱你,不是我不想回家;而是我的血液里,已流淌着军人的魂。”邱华最喜欢的一首诗,便是他写给家人的《我很想爱你》。
  “现在只能每天在电话里多关心他们,等将来团聚了,再好好补偿。”夕阳中,邱华站在海边,凝视着家乡的方向,敬了一个军礼……(记者 李仕权 吴 燕 申 茜 薛成清参与采写)

中共东莞市纪委、东莞市监察局、东莞市预防腐败局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东莞市南城区鸿福路99号行政中心大楼主楼14层 邮政编码:523888    网站地图
首页 莞邑廉情 信访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