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追逃:“经济蛀虫”落网记②
外逃近十七年后自首,原广东健力宝集团副总经理于善福
讲述心路历程:在国外心没有归属,投案才是最好出路

来源:南方日报 发布日期: 2020-04-14 08:40 【字体大小:

于善福。南方日报记者 张梓望 摄

  2019年3月28日,珠海拱北口岸,外逃他国近17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于善福步履蹒跚地走了出来。故土一别17载,如今终于如释重负。“在国外即使有钱,但心没有归属。中国是法治国家,回国投案才是最好出路。”
  于善福是原广东健力宝集团副总经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健力宝饮料风靡一时,被誉为“东方魔水”“民族饮料第一品牌”。然而,由于当时该公司内部监管制度不到位、制衡机制不完善等问题,导致公有资金沦为部分管理人员私产。
  2000年6月,于善福伙同公司有关领导以提高福利名义,从工会账上开支人民币1141.385万元,用于购买人寿保险。其中,其个人缴纳保费191.85万元,预期效益222.45万元,分占保险公司保费回扣奖励金8.68万元,涉嫌贪污罪。
  2002年9月,于善福被立案侦查,但他在被查1个月前便已潜逃,销声匿迹。
  于善福是怎么出逃的?漂泊海外10多年,他经历了怎样的曲折?办案人员又是如何将其成功劝返的?近日,南方日报记者独家采访了于善福及该案经办人员,还原于善福案件及其回国背后的故事。
  侵吞公款出逃母亲去世也不敢回国送终
  作为健力宝创始人李经纬一手提拔的大将,于善福的事业可谓顺风顺水。他为何不惜自毁前程,伙同公司有关领导用买保险的方式侵吞公有资产?
  面对记者,于善福说出了藏了17年的“秘密”。
  2000年左右,健力宝面临转制,当时公司账面上有5000多万元职工福利资金,于是有人提出以购买商业保险的方式给全体职工发福利。但执行时,政策却走了样:只给于善福等5名公司高层买了保险,其他几百名员工却未能享受好处。
  等到该案东窗事发,于善福早已“人间蒸发”。
  于善福去哪了?根据前期调查,专案组发现于善福在南太平洋某国有房产,且其妻子、儿女也都移民过去了,故推断其藏匿在该国的可能性极高。但由于种种条件限制,专案组一直无法准确掌握于善福在当地具体情况,侦办工作迟迟没有进展。
  “跟一般意义上的‘仓皇出逃’不同,他其实是‘有准备’地举家移民。出逃前,他国内的亲属基本都移居海外了,出逃后又故意断了跟国内的联系,增加了侦办难度。”该案经办人员、佛山市三水区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曾军说。
  另一边厢,出逃看似“顺风顺水”的于善福,在海外其实亦倍感艰辛。
  “在外面17年,日子很难过……”回忆起海外生活,于善福总把“难”挂在嘴边。他说,最开始靠以前的积蓄生活,后来为了养家,跟朋友成立了一家小公司。公司为了省钱没有招员工,凡事需自己亲力亲为,“非常辛苦”。
  最难的是沟通。于善福说,他不懂英文,交际圈很窄,只能在华人圈活动。“我想开车,但中国的驾驶证到当地只能用1年。考试的时候,不懂英文就非常难,我花了2年时间,考了3次才考到。而且,我也不懂他们的交通规则,处处都很难。”
  生活的苦,咬咬牙或还能坚持。内心的恐惧,常让于善福无法入眠。
  在国外期间,于善福长期关注国内新闻,熟知中央追逃办公布了“百名红通人员”名单,更深知党中央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决心和态度。“我的心没一天安定过,天天晚上睡不好,总有一团气堵在心口。我无数次想要回来,但又不敢回来……”
  外逃这些年,生离和死别于善福都经历了一遭。2016年,妻子回广州治病,他担心被抓,不敢陪妻子回来,只送她到机场。“我们分手的时候都在哭。我怕她不认路,加上年纪又大,又有忧郁症……”于善福还谈到,他母亲2015年在国内去世,得知消息后,他也不敢回国送母亲最后一程。
  “在国外哪有那么好,真的好惨的!”说到这,于善福长叹一口气。
  线索中断16年从其儿子口中找到突破口
  当于善福在海外备受煎熬时,大洋此岸的专案组也在为查找其线索四处奔走。
  时间来到2018年。当年3月,《监察法》颁布施行,纪检监察机关成为职务犯罪追逃追赃案件主办机关。三水区纪委监委由此扛起于善福案追逃追赃主办责任。
  “当时手头的线索非常有限,加上又断了16年,非常难查。后来,发挥监察体制改革带来的制度优势,我们协调了公检法、外事侨务、金融等部门纳入追逃追赃成员单位,合力对于善福亲属关系、社会关系等再次全面起底。”曾军回忆。
  在一次反腐败协调小组扩大会议上,一条关键线索终于浮出水面。
  “会上有人说,听说于善福有个儿子时不时回国内参加同乡会一些活动。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们得到这个信息后如获至宝,马上找准了目标。有活可干了!”谈及当初找到案件突破口,曾军仍难掩兴奋。
  专案组经排查,发现于善福儿子常往返珠海等地。
  专案组几赴珠海,开始与于善福儿子正面接触。但一开始,对方非常抵触。
  “他就说,我老爸的事是我老爸的事,跟我无关!他在哪里我也不清楚,我们多年没联系了。”曾军回忆,对方最初不但不配合,且不时打探专案组底线、查办进度。
  “都等了这么多年,我们并不急。就告诉他,按照《监察法》相关规定,如果涉嫌包庇窝藏,我们可以依法对他采取限制出境措施。”曾军说,另一方面他们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他其父“与其继续逃亡,客死异乡,不如早点回国,争取宽大处理”这一道理。
  精诚所至。2018年底,于善福儿子最终表态,愿意配合劝返工作,并将其父在国外的住址、工作和生活动态等情况告诉了专案组。
  通过其子“传话”,专案组和于善福取得了间接联系。
  日拱一卒消融思想坚冰歧路人迷途知返
  2019年正月初九,当着专案组的面,于善福儿子拨通了父亲的电话。16年久久为功,一茬茬办案人员心血,专案组终于与于善福取得联系。
  专案组通过于善福儿子转达了当前追逃追赃的形势和坚定决心,向于善福介绍对主动回国投案人员的从宽政策,持续做其思想工作。
  积胜势于点滴,于善福的思想防线逐渐松动,终于表示“肯定回来”,但又说,公司需要时间注销,希望能等等。
  接下来的日子,双方通过于善福儿子不断沟通、拉锯。这样到了2019年3月15日。当天,于善福藏匿的地区发生枪击、爆炸事件。专案组第一时间通过中间人捎去问候,令他深受感动,当即决定择日回国投案自首。
  13天后,于善福如期回国。“见面时,我说我等这刻等了很久了。我要感谢组织,救了我,也救了我全家。”回忆回国当天情形,于善福依旧激动。
  采访最后,于善福直言回国后思想负担少了,睡眠好了,体重也增加了。“我在外面确实有很大思想负担,回来之后很踏实。看看我现在这个状态,是吧?”他说,“希望那些还在潜逃的人,跟我一样,早点回来!”

中共东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东莞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东莞市南城区鸿福路99号行政中心大楼主楼14层 邮政编码:523888   粤ICP备19111585号-1    网站地图
首页 莞邑廉情 信访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