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德国为什么会腐败到底?

来源:东莞纪检监察网 发布日期: 2017-05-22 09:26 【字体大小:
  以往的印象中,纳粹德国就是一台疯狂的战争机器,纳粹党从执掌德国政权刚一开始,就疯狂地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军事装备上,造出了纵横欧洲大陆的坦克军团,所以纳粹德国是没有什么腐败的。然而《纳粹德国的腐败与反腐》一书彻底改变了我的刻板印象。
  德国历史学家、目前任教于汉堡大学的弗兰克·巴约尔在自己四十岁时写完了本书,德文原名为《暴发户与牟利者——纳粹时期的腐败》。该书全面论述了纳粹极权统治下的特殊形式的腐败,引用材料也极为严肃,大小注释共有691处。2001年出版当年,就被评为德国最佳图书,是本经得起推敲的严肃著作。
  值得一提的是,中文版是该书的第一个外语版本。在接受腾讯文化采访时,作者弗兰克·马约尔特别强调:“我写这本书的初衷是想向每一个读者传达:腐败并不是纳粹政权独特的产物。它曾经发生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权下,也将会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权下重演。我们应该以史为鉴,时刻警惕这种极权下特殊形式的腐败。而德国这个经历过特殊历史时期的国家,有义务用自己的历史教训,为其他国家提供借鉴和经验。”因而,在习总书记的领导下,在连续打倒周永康、徐财厚等大老虎的当下,对我们国家的反腐败事业也必然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书中第一章《有组织的自怜自爱与提携同党》,讲述1933年纳粹党掌权后,对本党“老战士”的“补偿”,对党员的庇护和赞助,以及为此设立的特别基金和小金库等。纳粹党首希特勒在讲话中特别强调:“成百上千人为了这旗帜,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几万人在斗争中负伤,几十万人因此失去了职位和工作。”“副元首”鲁道夫赫斯强调:“这些战士为了一个新的德意志而奋斗,他们在思想、精神和物质上遭受的苦难几乎完全不被公众所知。”因此要给老纳粹党员们特别的福利。
  这些论调看起来和我国给抗战老兵发生活津贴一样顺理成章,因为他们做出了牺牲,所以应该得到回报。但细究起来却都是无稽之谈。今年抗战胜利70周年,仍健在的抗战老兵估计都85周岁以上了,早就丧失劳动能力,没有经济收入了。而德国当年那帮纳粹党员经历“长达十二年的斗争”,以30岁加入纳粹党算,正是42岁,以15岁加入纳粹党算,那更是27岁身强力壮的时刻。这个时候就开始强调福利,强调享受,日常还不知会贪婪成什么样子?我国的腐败分子,也经常象这些纳粹党一样,强调自己出身贫苦人家,早年吃过多少苦。如果贫苦可以成为贪腐理由的话,那不是贫困县全县都要当贪污犯,1亿多贫困人口要集体成为贪污犯?放下自己道德败坏、思想滑坡这一根本性的内因不说,却一味强调早年贫苦的外因,简直和纳粹党一样荒谬绝伦!
  果然在“老战士”福利之后,奢靡之风开始在纳粹上层蔓延,甚至出现制度性的享乐主义。纳粹精英阶层开始追求别致的享乐生活,狩猎、别墅、劫掠艺术品开始成为他们的标准生活方式。这和我国一些位高权重的腐败分子一样,稍有权力,便脱离群众,躲避劳动,追求享乐,甚至有些腐败分子个人品味还不如纳粹党徒,纳粹党徒好歹还劫掠艺术品,这些“大老虎”只会养一个又一个的情妇。
  在腐败之风弥漫的纳粹德国,普通德国老百姓常常安慰自己“如果我们的领袖知道的话”。天真的老百姓误以为希特勒是清白的,但事实上,希特勒本人才是纳粹党腐败的源头。为了拉拢部下,希特勒经常通过财物、基金等笼络、控制他人。希特勒的私人律师甚至声称:“元首、政党、国家,众所周知本来就是一回事。”希特勒的个人财产来源充分展示了什么叫私人、国家、政党财产的大融合。这种财产权简直超越了中国古代的皇帝,中国古代官府的钱粮由户部掌管,而皇室的生活费用则由宗人府打理,宗人府也不能随随便便跑到户部去拿银子。但纳粹德国这里却可以。希特勒的私人律师既然敢声称元首和国家是一回事,自然就可以随意到财政部去拿钱。
  徐贲先生在为《纳粹德国的腐败与反腐》一书写的序言中,借用美国政治学家爱德华·班菲尔德“主管-代理困境”理论来解释这种混乱的产生原因。在市场经济中,出资者是老板,管理者是经理,老板(主管)决定任命谁为经理(代理)。在封建社会,皇帝是主管,官员是代理。西式民主中,选民(纳税人)是主管,当选官员是代理。代理工作好不好,主管来考核。代理会不会腐败,主管来监督。希特勒为了保证下属的服从,却经常默许他们腐败,而且希特勒本人也没有时间去监督众多的纳粹官员,因而纳粹德国的反腐败始终停留在口号上。
  甚至纳粹德国还在制度安排上禁止人们揭露腐败,因为这影响“第三帝国”的光辉形象。1943年,纳粹的体制性腐败已经病入膏肓了,党卫军法官康拉德·摩根(Konrad Morgen)还是在高调赞扬纳粹制度纠正自身错误的巨大优势,“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其他政权,能够像国家社会主义政权这样,对所有形式的腐败展开如此彻底和坚决的斗争。”看到这里,真要感谢1945年战争的失败,要不然德国人民还要继续忍受腐败的纳粹极权统治。
  看完全书,禁不住感叹,原来纳粹德国的腐败到了这个程度,即使不战败,也会象苏联、东欧那样巨变。虽然很多德国老百姓对希特勒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但“第三帝国期间被撤职的所有省部书记和政权高级领导人中没有一个是因为腐败倒台的”。人民群众早晚会识破纳粹党的这些骗局,彻底抛弃幻想。
  再回到当下中国,深切感受到这本书对我们的现实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我们国家也出现过“大老虎”欺上瞒下,大搞买官卖官的腐败现象。但在“主管-代理”理论中,我们的主管是人民群众,党和政府代表人民群众行使国家权力。“大老虎”虽然可以借助职务优势,搞腐败行为,但他们始终是偷偷摸摸的,因为他们要接受党和政府,基层群众的双重监督,即使能够得逞一时,也不可能得逞一世,习近平主席打倒了一只又一只的“大老虎”,就是明证。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我们中国的反腐败事业一定会强劲有力地坚持下去。
  作者:张宽路(东莞图书馆)
中共东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东莞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东莞市南城区鸿福路99号行政中心大楼主楼14层 邮政编码:523888   粤ICP备19111585号-1    网站地图
首页 莞邑廉情 信访举报